新闻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阅读新闻

幸福的童话

[日期:2005-11-28] 来源:新闻组  作者:小姜(推荐:凌风) [字体: ]

我一定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如果十二年前我没有得那场该死的感冒的话。
  事实证明那不是一场普通的感冒,可惜当时没有人这么想。等到情况真相大白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小儿麻痹症虽然没有夺去我的生命,但夺去了我本应该健康而强壮的身体。在三岁的那一年,我成了一个瘸子。
  你完全可以轻易地想象出我现在的样子:左腿由于肌肉萎缩变得纤细而苍白,长度也明显短于还算健康的右腿,这使得我在行走的时候呈现出一种奇怪而滑稽的状态。两条腿以O型摇摆前进、胯部夸张地扭动、上身随着行走而做大幅度的摆动,就像一只行动不便的鸭子。
  我知道我古怪的模样成为了众人嘲笑的目标,这对于一个刚刚十五岁、自尊心无比旺盛的青春期少年来说,差不多算是一件比死还难受的事。
  好在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况,我们总是能习惯既定的事实,因为你无法去改变它。
                 
  我在上学,像每一个十五岁孩子应该做的那样。
  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对你说:上学不是一件能让人快乐的事,尤其当你是一个瘸子时。我有一群毫无同情心的同学,他们拿我寻开心就像他们拿任何一个他们觉得新奇的人寻开心一样。当然如果你有充分的逆向思维能力,你可以认为我是一个名人,因为我在我生活的小城里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很多人也许说不出县长的名字,但一定知道那个走路像鸭子一样的瘸子。
  以大多数正常人的审美取向来看,这个瘸子长相应该是英俊的,只可惜除了他的母亲以外,很少有人会坦诚地承认这一点。其实这不难理解,残疾和美丽这两个词似乎天生就是反义词,除了英雄少女维纳斯外,似乎再也没有人能同时拥有它们。
                 
  我的成绩不错,小儿麻痹只损伤了我的身体,没有破坏我的大脑。或者我们可以这样认为,正是由于身体的残疾导致的自卑,使我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学习上。严格地说起来,除了学习,我对其他任何人和事都没有兴趣——唯一的例外是昭昭。
  你就算用脚指头也应该能想得出来,昭昭是一个女孩子,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就像任何一个15岁的女孩一样,她有着稚嫩的面庞和春花一样绽放着的身体,我甚至觉得我常常能在她的身上闻到阳光的味道。当然最后我总是会沮丧地发现,那不过是她身上遗留下的牛奶味。
  昭昭是极少数几个能把我当朋友看待的人,这一方面因为我们是青梅竹马的玩伴,另一方面也因为她很笨。关于后一点你可能会觉得不理解,那么我可以简单地给你解释一下:因为她笨,所以很多事情都弄不明白,而我,如前所述,是一个学习很认真的人,常常能解答她的各种问题,因此她就会很佩服我,就会喜欢和我在一起玩。
                 
  我们住在同一个大院里,并且又在同一个学校里念同一个班,因此通常我们都是结伴去上学的。这是一段很让我开心的路程:健康而充满活力的昭昭蹦蹦跳跳地在前面走,我脸上挂着古怪的笑容蹒跚地跟在她身后,像鸭子一样摇摆着前进。路边的人们用诧异而带点怜悯的眼光看着我们,就像任何一个正常人看到残疾人那样。
  坦白地说,以第三者的眼光来看,美丽的昭昭和我走在一起的确很不协调,甚至会招来很多同龄男孩嫉妒的目光。他们轻蔑地看着我,我想要不是我显得如此羸弱,他们一定已经用简单的暴力把我从昭昭的身边赶走了吧。
  不过,也有可能这一切只是我的猜测,实际上并没有人在嫉妒我。更或者,昭昭并不如我心目中一直以为的那样倾国倾城,她不过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女孩而已,这从她总是擦不干净鼻涕的嘴角就可以看出来。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也不会影响我对她的迷恋——如果这可以叫迷恋的话。你可以想象对一个浑身洋溢着荷尔蒙气息的少年来说,有一个亲密无间的异性朋友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更何况这个异性朋友还是他唯一的朋友。
                 
  如果我有机会捡到阿拉丁神灯,遇到那个丑陋不堪的巨人的话,我想我向他提出的第一个愿望一定是让我和昭昭都不要长大。我不知道这是否涉嫌侵犯昭昭的人权,我只知道这是我最大的一个愿望。
  在我印象中,快乐只存在于童年时代,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甚至能和周围的小朋友一起痛快地玩耍——就像一个正常的儿童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曾经的玩伴开始慢慢地疏远我了,这大概是因为他们逐渐认识到了我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的本质,与我再有任何的接触都变成了一件丢脸的事。
  所以在以后很长的时间里我都只能像跟屁虫一样跟在昭昭的屁股后面,可怜兮兮地去寻求友谊的温度。
                 
  我不愿意相信昭昭有一天也会像其他人一样疏远我,但这一天终于还是来到了。
  如果从严格的语法意义上来说,“这一天”的说法是欠妥的,因为昭昭疏远我这件事并不是在具体的某一个日子里发生的。有那么一段时间,当我像往常一样准时离开家等在院子门口的时候,总是会沮丧地发现昭昭已经走了。你知道她是个懒丫头,以前从来都不会那么早去上学的。
  最初我以为那只是她一时的心血来潮,然而当同样的事情在以后的日子里再次发生的时候,我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了——她一定是嫌弃我了。
  我承认我是一个敏感的人,事实上所有的残疾人都是敏感的人。他人的一句话、一个动作甚至一个手势,都会被我们延伸出无穷无尽的意义来。按照我通常的做法,如果别人不愿意理睬我,那我一定会主动地和他保持距离,我很自尊,尽管这种自尊来源于自卑。
  但这次不同,因为这次是昭昭。我喜欢她,不仅仅因为她是我唯一的朋友,还因为她身上总是散发出的牛奶的香味,那是一种让我迷恋的味道。我决定尽最大的努力去挽回。
                 
  那天早上我起得特别早,终于把昭昭堵在了院子门口。于是,在我们之间发生了如下一段对话:“这几天早上你怎么不等我上学呢?”声音有些颤抖,但无比坚定。
  “……”女孩没有说话,低着头揉着自己的衣角。
  “你说啊,为什么?咱们不是每天都一起上学的吗?”男孩的声音提高了。
  “其实,我是想……为什么非得每天都一起呢?”女孩的语气很不确定。
  “你是不是,是不是嫌我了?嫌我是个瘸子?”任何人都能听出男孩声音里的激动。
  “没有啊,你太多心了。”
  似乎是不想再解释,又似乎是急于逃离这个尴尬的场景,女孩飞快地从男孩身边闪过,朝学校飞跑而去,吊在身后的书包拍打着女孩的屁股,男孩分明在她脸上看到了一丝惶惑。
                 
  经过了那个不太愉快的早晨之后,我彻底地失去了和昭昭一起上学的机会。那倒不是因为我是一个很容易放弃的人,而是因为从那天之后,每天上学的路上昭昭的身边都多了一个人——强子。
  我一直怀疑强子的老爸有超准的预测能力,否则他怎么能在15年前就无比精确地预测到自己的儿子会是一个如此强悍的人,而给他取了这样的一个名字。
  强子有着与他年龄不符的高大身材和强壮身体,按现在流行的说法,我们可以叫他“肌肉男”。昭昭走在他的旁边就像狗熊旁边的一只小白兔,这个比喻真的是很恰当,它不光源于昭昭白皙的皮肤,还源于她的两颗小兔牙。
  很显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我再去纠缠昭昭,那我就不是瘸子,是傻子了。
  但我又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你知道,昭昭是我唯一的朋友,没有了她,我的生活几乎就是一片空白了。而且,更让我不能忍受的是,她居然和强子在一起。如果说强子有什么值得我羡慕的地方,那就是他有一双同样粗细的腿,仅此而已。可以说那个白痴除此之外一无是处,傻得就像任何一个傻子一样。
  而现在,这个傻子彻底地取代了我曾经的位置。我发誓,即使昭昭不能再和我在一起,我也不能让她和这堆没有大脑的肌肉在一起。
                 
  如果强子没有晚上一个人在楼顶上看星星的习惯的话——天知道一个傻子怎么会有如此小资的爱好——他一定不会在年仅15岁时就夭折。
  不幸的是,他有。因此当我把他推下去的时候显得轻而易举。我在楼顶的栏杆边上目击了强子那一百多斤的沉重身体自由下坠的全过程,他的叫声凄厉而短促,似乎在发出了一半之后就被生生地截住了。据说坠楼的人通常都不是摔死而是在下落的中途就被吓死的,我开始有点相信这个说法了。
  强子造型奇特地躺在地上,因为头部先着地,已经变形的头部附近有一大滩混合着血水和脑浆的液体。很奇怪,我一直以为他没有脑浆的。
  我试图把昭昭拉来看看这难得一见的场面,但她在穿过人群的时候突然改变了主意,因为她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于是她冲出人群,开始呕吐,把一张本来红润的小脸吐得惨白无比。也因为如此,我无法从她的脸上读出她对于强子的死是否悲伤——而这是我非常想弄明白的事。
  一个喜欢看星星的小傻子意外坠楼身亡,这应该算不上什么太轰动的消息。甚至在学校里,同学们的议论也仅仅持续了一周时间。我想如果死的是我,他们的议论也许会更久一些,因为瘸子毕竟是死一个少一个的,而正常人,太多了。
                 
  强子死了之后,昭昭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我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应该让我感到高兴还是难过。她没有过分的伤心,这表示强子在她心里并不重要,这应该让我高兴;但问题是,她也没有因为这就和我回到从前的那种亲密无间的状态——这充分证明了她疏远我不是因为强子,而是因为我自己。
  我的这一推断在不久后就得到了证实:另一个男孩取代了曾经的强子也就是再曾经的我,成为了昭昭的“护花使者”。略有不同的是,这是一个聪明而成绩优异的学生,更重要的是,他没有诸如晚上去楼顶上看星星之类的任何不良嗜好。
  这样的事实应该使我悲伤的,但我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力气悲伤了。如果你认真阅读过前文,你肯定还记得我提到过自己的智力,我的智力就像我身上除了左腿之外的任何地方一样正常。
  当我冷静的时候,我能够很客观地看待这件事。我明白,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会选择和昭昭一样的做法。毕竟,整天和一个可笑的瘸子呆在一起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尤其像昭昭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她有权利和自己喜欢的、健康的男生在一起。从本质上来讲,这与我丝毫没有关系,我不过是一个不肯面对现实的偏执狂,像每个垂垂老去的人一样牢牢记着曾经美好的过去,不愿意相信所有的美好都有失去的一天。
  可惜的是,我冷静的时候不多,事实上,任何一个青春躁动的15岁少年,头脑冷静的时间都不会太多。
                 
  我必须承认有那么一段时间我过得很辛苦,我需要的爱与关怀都只能从我的母亲那里得到。幸好这世界上还有母亲这个伟大的角色,她永远不会嫌弃自己的儿子,不管他是贫穷还是富贵、英俊还是丑陋、健康还是残废。
  然而,有一些东西是母亲永远也无法给儿子的。比如友谊,再比如爱情。我本来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会渐渐忘记曾有过的美好时光,开始适应现在这种孤独的生活,但是我错了,因为该死的回忆总是狠狠地折磨着我,让我痛苦不堪。
  有时候我甚至想,要是我从来就不认识昭昭多好,那样我就可以心如止水地度过漫长而枯燥的生活,心无旁骛。但是现在,我真的做不到了,曾经的欢乐现在就像毒蛇,死死地咬住了我的心,越是回忆,越是痛苦;越是痛苦,越是更加用力地回忆。
  我想,那段时间我的生活可以用“行尸走肉”来形容,我再也无法专注地学习,成绩直线下降。每当昭昭和她新的朋友在我面前出现的时候,我都竭力地装出一副漠然的神情,没有人知道平静的外表下我心乱如麻。
                 
  终于有一天,我明白现在这样的日子无法给我真正的平静,我告诉自己再努力一次,去挽救那也许能属于我的幸福。
  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星期天,我终于和昭昭面对面地坐在了灿烂的阳光下。与我尽力装出的轻松比起来,她的表情显得僵硬死板。她的脸蛋仍然像过去一样红,甚至比过去还要红,但她不再对我微笑,不再像从前那样对我微笑。
  “昭昭,咱们不是好朋友了吗?”我温柔地问,声音无法控制地颤抖着。
  “当然是了,我们一直都是朋友嘛。”昭昭的表情告诉我她心里不是这样想的。
  “那,你为什么又要和他好?”我似乎有点愤怒,尽管我没有资格愤怒。
  事实证明我这句问话是个错误。
  昭昭看起来很生气:“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和他好?我和他是同学,和你也是,你别乱说。”
  我已经没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歉意了,因为昭昭毫不留情地站起身来离开了。“我还有事,不和你说了。”她曼妙的身影一闪之后,就消失在了街道拐角处。当然,也许她的身材非常普通,不过我还是愿意用“曼妙”这个词来形容,因为这个词很好,好的词都应该用在昭昭身上。
  当我费力地蹒跚着走到街角的时候,两个并肩行走着的身影刺痛了我的眼睛。他们走得健康而蓬勃,春天的阳光似乎全部照在了他们的身上。而我,只能置身于阴影中。
                 
  昭昭出事那天下午,天空一碧如洗,小鸟在树上欢快地歌唱。实事求是地说,那真的不是一个适合发生意外的时间,不过既然是意外,大概也就不能按常理来推断吧。
  一颗小而坚硬的石头被一根强劲有力的皮筋弹出来,准确无误地钻进了她的右眼。她没有来得及发出尖叫,就缓缓地蹲了下去,殷红的鲜血从她紧捂着眼睛的指缝间渗出,很快地就在她面前积起了小小的一滩。
  警察来了,但是调查毫无结果,没有目击证人,昭昭本人也不能提供任何关于伤人者的线索,于是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医生尽了全力,但没能保住她的眼睛。眼珠被取出后,那里残留下一个黑色的大洞,触目惊心。我想昭昭一定痛不欲生吧。她有整整一个月没去上学,每天放学后,我都会静静地躲在她们家的窗台下,我能清楚地听到她嘤嘤的哭声。我真担心,她会哭瞎另外的一只眼睛。
  所有人都开始疏远她,就好象他们过去疏远我一样。但她不会像我曾经那样寂寞,因为我不会离开她。
  我们又开始每天一起上学了。实际上,不只上学,几乎所有的时间我们都呆在一起。她总是细心地用丝巾或帽子遮掩着自己吓人的眼睛,除了我,她不愿意给任何人看到那个伤口。其实,我们都是受伤的人,没有别人来怜悯我们,我们只能互相舔噬伤口。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玩过弹弓。
  所有的童话都是这样结束的:最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我想,要是残疾人也有属于他们的童话的话,结果应该也是这样的:最后,瘸腿的王子和瞎眼的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没有人能把他们分开。
  就像我和昭昭。


阅读:
录入:凌风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心情文字]写在大四的话
下一篇:冬季恋曲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 太缺德了   (玲珑 ,09/01/2008 18:42:40 )
  哎,可怜的人啊!   (逍遥 ,06/02/2008 20:12:27 )
  雖然是很震撼,但是我個人認為他只是追求...   (淺藍 ,01/06/2008 22:12:49 )
  这能叫童话吗?为了自己的所谓的幸福,...   (远方 ,10/01/2007 11:47:25 )
  很震撼   (angel ,12/01/2006 13:58:37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