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阅读新闻

[原创随笔]粉红

[日期:2005-09-19] 来源:在水一方  作者:[机械]吴初明 [字体: ]

有许多的美丽在瞬息间融化在我们的记忆里,如同叶子漂流一般,又如同悄然梦落的花瓣。我常常无从拾辍,只好在万物皆非的人流里孤独矗立,等待和失望,往往是这样一个反复的过程,如同今天,在这个高温的城市里,楚楚动人的东西仍是不少,可是有什么可以让你的感情停歇下来,然后慢慢沉淀,可以去思索去回忆?浮华的东西太多太杂,清晰和明亮却有些物以稀为贵。那么的深刻和那么的一腔热情,但是当你静静地闭上眼睛,这些无法触摸但分明真实疼痛的东西又漫天铺地的铺盖了你,铺盖了你的整个人生。   
  
  夏季就这样悄悄的来了,于是又在视野上得到了长久的满足,我想人之所以不能够在冬季深暗的阴天里快乐,那是因为生命里却少不了阳光,很简单的道理,然而对我来说,似乎这样的解释还有些不够,应该说仅仅是一种颜色上的体会就让你看出两个季节的反差,花花绿绿的夏季装扮了花花绿绿的城市,在大街上任何一个地方驻足,你都不能不叹为观止.但是,因为颜色,我却伤感了好一阵子,颜色是足以灼伤一个人的内心的,颜色是一把不能说明但偏偏那么直接了当地刺穿了你的酸楚的利剑.
  于是我站在人流里一动不动,观望着每一双匆匆行走的脚步,也观望着心底那一种期盼出现但又找寻不到的色彩.轻轻叹息,轻轻陶醉,微微的痛感一刹那弥漫了我,等车的站台上写着107,那是回学校的公交车路数,但我却看得模糊,我知道自己的双眼在瞬息间润湿了,因为心底歇斯底里地想忘掉,却偏偏那么清晰地浮现.   
  
  那是一段怎样的爱慕,我说不清楚,然而如同每一次从商店里买来一瓶深红颜色的葡萄酒,那股清香和朦胧的酒味会让你失去张狂和任性的曾经,拧开酒瓶咕噜咕噜地寻求快感.红酒是一种淡淡的红,越到后来就越是淡淡的,如同褪色的东西一般,最后就只剩下那个深暗的瓶子,像是我被掏空的记忆,记忆原本就是苍白的,所以没有色彩.但是爱恋却是因为一种色彩,完全由不得自己,在那种欲昏欲睡的并不绚烂的色彩里沉沦.   
  终于在自己的世界里醉过去了,那一瞬可以让自己泪眼滂沱,完全像个孩子一般地哭泣.男人,揭去坚强伪装的外表,在酒精和伤痛面前竟也是这样的不堪一击,因为微醉的光影里我看见你如同当年一样楚楚动人地走着,还是那样的装束,还是那样的让人不能自持的冷,以及白与红之间翻滚的热.我就是被这种看似平淡的颜色给击倒了,爬在窗户上向外面的世界张望,瓶子被我以一种说不清混沌的力量给甩出去了,在街道下面发出破碎的响声.   
  
  我本来就是这样的狼狈,却又脆弱得不敢去面对这样的一种错觉,当年还那么的痴迷,因为自己喜欢上这样的色彩而洋溢着青涩的快乐,自我陶醉地来回观赏,或是用眼角的余光本能地斜视,那种快乐和单纯今天却都溶解在暖暖地流入喉咙穿过心窝抚摩伤痕的液体,而脑海中却因为这样的暖流产生了幻象,你几时这么轻盈过?你几时对我这样微笑过?你几时朝着我的方向走来?你又几时给我一个完全清晰的背影?   
  最害怕的就是这种与现实格格不入的幻象,真正能让人不能自拔的也是这种不真实的梦,所以我说我是一个用异想天开来维持完美的空想主义者,完美是一个幻化的范畴,是一个爱恋的心态.最后走着走着就倒下了,只能让这样一个削瘦的身影在我的黄昏里拉下一个无法永恒的影子,有一天你突然被一片一片地撕碎,不能重新拣拾.   
  通通都变成碎片了,对不对?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对不对?这样一种不能--永远不能触摸的东西,零碎地曾经想去组合,却没曾想过我们对很多东西尚都天真.天真地以为只要自己喜欢就可以义无返顾地去追逐.不曾想过路是有分歧的,只要迈出了那一步,就意味着从此天涯.那么,当这样的一个季节到来之际,当我重新站在街心看着流光溢彩的世界,那样一个穿着粉红上衣白色裙子的女孩,是不会在六月里出现的,站在别人的屋檐下,像一个被遗弃的拓荒者,寻找曾经.   
  
  曾经是什么?曾经只是一个身影,一种颜色:可爱深红间粉红.


阅读:
录入:admin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
下一篇:[原创随笔]走好下一步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ok   (陆宇会员 ,09/24/2005 15:56:40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