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阅读新闻

十七岁及之前的我

[日期:2005-09-02] 来源:在水一方  作者:周赵李[成人教育学院] [字体: ]

在我小的时候,我被村里人称为“鬼之子”。我对这个称谓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也同样不在乎他们对我的疏远。“因为我是武士的儿子。我的未来也必然是光辉而充满刀剑血腥的味道的。”每当他们在背后带有一丝畏惧的对我指指点点,我总这样骄傲的想。
我的武士父亲叫做新免无二斋,听说他曾经是一个了不起的武者。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和他一起修行,吃过不少苦头。他一直对我很严格,直到我独自杀死一个来村庄挑衅的修行武者,而他对我的态度也忽然出现了极大的转变。和村民们看向我的那些怪异甚或恐慌的眼神不同,他看向我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嫉妒,当然那时年少的我并没有在意,或者说当时的我并不会明白。
然后他就不再教我任何剑术,并把我独自抛弃在幽深的森林中。
在我十四岁的那一年,我偷跑回了家。那是一个黑的夜,鼓起勇气的我颤抖着推开了父亲那黑暗的卧室的紧闭的门,但父亲似乎并没有睡在里面。而在无尽的黑暗中摸索的我,被一种奇妙的感觉所吸引。
于是我触到了一柄剑。
这柄剑是父亲最钟爱的武器,听说当年父亲曾用它斩杀了数百名前来挑战的武者,而当时它就握在我手中。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我甚至有一个冲动的念头,就是打算第二天恳求父亲,请他将这把代表着无尚光荣的宝刀赐予他的独子。
那时我的身后却忽然出现了一股可怕的杀气,这杀气要比我在无边的森林中所遇到的所有猛兽的杀气加在一起还要大。我不敢回头,浑身下着汗,干裂的嘴唇翕动着吞落苦涩的唾液。我知道这股杀气的主人叫做新免无二斋,而曾经,他是我的父亲。
那夜我离开了曾被我叫做家的地方。或许对我来说,那村外的高山与森林才是我真正的家。我从浩瀚的林海里风吹过后颤动的树枝、那绵延向无尽幽深的绿的杂草丛以及那追逐嬉戏扑食夺命的动物们身上学到了很多。而我所学到的这一切,对我来说似乎都是无二斋绝不可能也根本无法传授给我的。
当无二斋的刀无声的劈落时,离我向前滚动的背只有几寸。杀气刺痛过来,使我变得更加清醒。我努力回转身子,看到他扭曲变形的脸。我忽然终于明白,这个我称其为父亲的人,为什么要杀死他唯一的儿子。或许对他而言,剑才是他的一切,追求“天下无双”才是他一生的也是最终的目标。而一切阻止他成为所谓“天下无双”的,无论这个人是谁,甚至即便是他的儿子,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少年,他也一定要铲除。
然而我也清醒地意识到,他这一生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他所追求的“天下无双”。一个内心充斥着强烈嫉妒的人,永远不可能站在剑道的顶点。
但是令我高兴的是,连新免无二斋这样的人物都想要除掉我。这无疑表明我的潜质是值得他们畏惧的,我的剑道也会达到他们所不能达到的高度。
于是在我十七岁的时候,我又回到了村子,找到了又八。
那时,我认为,又八是我整个少年时代唯一关心我的人。我们的关系,甚至令一些亲兄弟都感到羞愧。在村落中所有人都厌恶我、畏惧我的时候,他却不顾母亲和叔父的劝阻,总是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偷跑出来,到一般少年们都感到恐怖的幽森森林里和我练剑。
又八人很好,剑术造诣也不错。我总认为,村中的任何一个人,包括大人,都无法击败又八,单除了我。又八和我练剑的时候,便总是输。但每当下次我们对打的时候,我就要努力拿出比上次多的精力来和他较量,因为他总会变得比前次我们对打时要强的多。这是很令我吃惊的,然而有这么一个朋友兼对手在我身旁,应该是我前十七年最幸福的事。
阿通在我们练剑的时候,总是远远的趴在草地上,手撑着下巴,呆呆的看着,脸上尽是紧张的神色。无论是我或是又八被木剑击中,她总是在旁边满脸惶恐的大惊小怪呼叫起来,这让我们几乎没有心思练剑。
但是我们的关系却一直很好。阿通是又八的未婚妻,又八的母亲一直很照顾她。同样的,她似乎也很喜欢又八,虽然那时候我们还只是孩子。
为什么又八和阿通敢不顾大人们的警告,跑到荒山野岭和被称作“鬼之子”的我一起玩闹呢?又八虽然比较懦弱,但他却似乎从我杀死那个挑衅的武者之后便一直崇拜着我。而且他经常把自己和我进行比较,总是很兴奋的说自己和我相比只是差了一点而已。然而阿通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孩,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她为什么会和我搅在一起,我认为唯一的理由似乎就是她对又八的爱意使她毅然决然地不顾大人们的劝告以及对“鬼之子”的我的畏惧,跟随在又八的身后,和我这个令她讨厌的家伙做起了朋友。
这个想法直到我二十岁的时候才完全被改变。
当我十七岁的时候,便和又八偷偷从村落里跑了出来。知道我们偷跑出村落的,只有阿通一个人。我们知道现在是乱世,到处都在打仗,但我们对这些却并不在乎。相反,我们甚至对这个乱世充满了感激甚或膜拜之情。我们居然单纯的认为,因为战乱,我们就可以加入一支了不起的军队,从一名普通的军士在经历大大小小的战役后成长为一名伟大的将军。
这或许也是当时投身于军伍的热血男儿们共同的梦想。
于是带着这个梦想,我和又八便踏上了通往军旅的征程。但仅仅在我们偷跑出村庄的几天内,那场爆发于关原的大战,破灭了我们军旅的梦想。
那是一个昏暗的午后,当我们走进一片茂密的树林时,在我们的面前蛹动着从关原战场侥幸活命的残兵。他们的刀上还流着暗色的东西,身上的铜制铠甲已染成了暗棕色。
我和又八没有躲开他们的视线,那些疯狂的家伙们马上便发现了我们。于是这些从修罗界逃回人间的可怜人,更加疯狂的冲杀了过来,眼中闪耀着欲毁灭一切的烈焰。
我失望极了。
这就是我曾经的甚乎光辉的梦想。这些丑陋的咆哮着冲杀过来的想要把人间变成修罗地狱的小丑,如果我和又八早些从村中偷跑出来,能在关原大战前加入军伍,或许现在便也是这其中的一员而已。
于是我抽出了木刀。
如果我看到自己梦想的破碎,那么就让我自己来加速它的终结。
那些可怜的兵士嘶哑着倒下,他们是非常不幸的。刚从死神手爪下逃脱的人们,并不知道自己遇到了嗜血的恶鬼,而且正生生的向它张开的择人而噬的口狂妄的冲杀过去。
当所有曾经的兵士都纷纷堆积在那无边的青的草地上时,我发现又八已消失在我身旁。我头脑中震起轰然的响声,似乎被千斤的重锤狠命敲击。
曾经,阿通对我流着泪。
她说:“你一定要把又八平安的带回来。”
而今,我却在这密的森林里,丢失了我的朋友。
我近乎疯狂的奔向密林深处,我的耳中充斥着兵器交击和撕心的叫喊。
又八,等着我!!
于是我看到了三个人。
三个奇特的人。
一个中年人,两个年龄和我仿佛的年轻人。
他们在杀戮。
杀戮那从关原败走的残兵!
我奔了上去,从一个攻向我的军士手中强夺下他的刀,顺势下劈,砍下了他的半个脑袋。那个中年人悠闲的回转头看着我,带着一丝笑意的对那两个年轻人叫道:“这里也有一只野兽啊!”一个年轻人回转头来看着我,脸上充满了诧异的表情;而另一个人却充耳不闻,似乎只有无尽的杀戮才能吸引他的注意。
我对那个没有看我的家伙产生了兴趣,于是便提足奔了过去,帮他砍翻了一个意欲从身后对他偷袭的无耻军士。但那个人却仍然没有瞧向我,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也似乎并不知道刚才是我——救了他。
这可真奇妙!我想。我跳到他的背后,和他并肩作战。但忽然我却感到一种似乎不属于人类的气。这股气,压得我几乎不能呼吸。而当我十四岁时,也有过这样类似的感觉。那次我的背后,站着新免无二斋,一个别人称之为鬼,而我曾经称之为父亲的男人。但而今,我的背后,却是一个清秀的,如果单从面目来看,甚或可以说是怯懦的年轻人。然而这个年轻人,却给我以无二斋同样的甚或更强的压力。
我甚至感到有些恐惧,我终于切身体会到了那些村民面对我时的感受,那是一种植根心灵深处的恐惧。我更意识到为什么他并不感谢我帮助了他。因为即使没有我在他身后,他也可以轻松的杀掉那些围攻他的可怜虫。
于是我跳脱了战圈,投入到另一拨杀性大发狂妄的攻过来的军士中间。
这样的效果无疑是很明显的,那些根本没有经过正规训练的家伙们,如瓜菜般横竖的倒下。飞溅出的血落在绿的草上,是刺目的红。
我竖着劈开了最后一个残兵的身体,刀深嵌在那家伙的髋部,使我无法将其拔出。我感到自己的手失却了力量,肌肉在不受控制的打着摆子,每一块骨都似乎要裂开来,腿丧失了踏出去的勇气。
我努力的歪了脑袋,那三个陌生人已然消失的了无影踪。
轰然的倒下,下坠跌落产生的振动却没有换来丝毫痛楚。
我挣命的想挪动一根手指,却发现这个愿望显得如此奢侈。
于是我便一直浑身欲裂躺倒在那染着红的绿地上。
却不知过了多久,迷蒙的我看到一个残兵。
那残兵背着阳光,蹒跚的向我走来。他抽出刀,刀射出白的光,闪耀了我的眼。
我奋力猛然跃起,击中了那残兵。在他向后倾倒的同时,我夺下了他的刀,并砍了下去。
血激上了我的脸,迷蒙了我的模糊的眼,我只看到那一抹残酷的似充满天地的死亡的红。
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力气,我支持着站立在地上,知觉似乎从身体抽离。而同时我却感觉到自己的身后,仍旧有一个人存在。
那个人要比刚才的残兵强得多,我从他的气可以感觉得出。虽然这个人似乎也非常虚弱,但我知道他如果要杀死我,是易如反掌的。
我感到一种莫名的苍凉和悲哀,而当那个人的脸出现在我模糊的视野时,所有的感觉便都变成了无边的狂喜。
那个人是又八。
是我的朋友,我最好的兄弟——本位田又八!
我在又八的搀扶下勉力的站起身来,又八在我的搀扶下挺直了他欲倾的身体。
我们相互搀扶着,高呼着虚无的豪言壮语,缓慢的挪向远方。
远方,不是这幽暗而萧杀的森林。
而是属于我们的世界。
那路,在我们的脚下。


阅读:
录入:admin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馨香情“槐”
下一篇:[心情文字]写在大四的话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是不是没有写完啊 感觉还可以 比前面...   (小不点 ,06/13/2006 09:46:09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